《拉威尔的美学主张》


 

我们应该永不忘,敏感与情感是构成艺术作品的真实内容。——拉威尔

拉威尔对于艺术的本质与意义的观点, 主要基于他在音乐学院的专业学习, 他对波特莱尔 (Baudelaire) 和坡 (Poe) 的理解, 当然还有他本人这样或那样一些因素的棍合。感谢罗兰. 曼纽尔(RolandManuel) 的, 他曾担任过作曲家(ravel)的临时抄写员, 使我们拥有拉威尔的重要陈述如下::

在音乐上的若干反映,我从未感到, 为了对人对己都有利, 而有必要系统阐述自己的的美学原则, 如果要求我这样做, 那么请允许我表明: 在这个问题上, 我与莫扎特的纯朴见解是一致的。尽管他所指的只限于音乐在表达或描绘方面是无所不能的, 只要它一直有着魔力, 并始终保持其为音乐。

我有时也赞同一些看来非常荒谬的见解, 就是关于艺术的虚假与真诚的间题。事实上我不愿简单地、绝对地混淆艺术家的良心与真诚, 这是两件不同的事。真诚是毫无意义的。除非良心使它显露出来。. 这种良心迫使我们成为巧匠。因此, 我的目标, 是技术的尽善尽美。我不停地力求达到这个目的, 因为我确信永远不能到达。重要的是始终逐渐地接近它。

一个人如何向技术尽善尽美的目标靠近? 根据拉威尔的观点,** 就是应受到一整套严格的高等专业训练 **。当拉威尔还在学生时代就经常引用马斯内的格言: “ 为了要使自己的手艺精通, 就必须研究别人的手艺。”在音乐院, 他有条不紊地分析巴洛克、古典与浪漫时期的权威杰作, 并弹奏了十九世纪各种类型的钢琴乐曲, 在晚年, 他经常向年轻作曲家提出以下的劝告. “假如你无话可说, 在你决定彻底放弃创作以前, 你所能做到的, 不过是再度重复人家已经说过的好话。假如你有话要说, 那么这些话决不会比你不知不觉地不忠于自己的榜样时, 更为清楚。”

  “创新是不能模仿的。只有为了实现创新才去模仿。” 关于拉威尔这个观点, 早在二十岁时, 他就已找到他的独创途径。他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阐明伐莱列的奇妙概念, 认为“艺术应当模仿实际上不存在的事物。”

  在阐明他在创作中的追求时, 拉威尔强调“音乐的敏感” 的重要性, 并坚决主张一位作曲家必需要有话要说

  音乐用语与织体的创新。当某些绝妙的音乐唤起他注意时, 他常常会振奋起来说:“ 而且, 你知道, 以前从未创作过! ” 形式的间题看来对他的吸引极少。他常说, ** 优美曲式的唯一检验是趣味的持续性。** 我不记得他在什么时候由于一首作品的曲式而称赞过它。可是, 另一方面, 他对那些认为有缺陷的曲式, 却非常敏感。

  拉威尔的音乐美学,更多是在给学生上课时传授的,他的教学主要是用谈话,并且在钢琴上为学生阐明他的评述。在为大多数学生上课时,拉威尔经常指定学生模仿莫扎特的作品练习。课时,在对特别钦佩德彪西的一位学生教学时,拉威尔则会提出以下的问题:在这个乐段里,在一种类似的音乐结构里,德彪西是如何处理,他会如何处理?在讲授复调与赋格时候,拉威尔严谨小心,要求极严,规则一定要严格遵守,他会过细的检查出并谴责平行五度,平行八度以及其他违背对位的法则。在配器时,则强调舍特劳斯的交响诗可以作为模仿和研究的杰出典范。

  在学生的回忆中,拉威尔的私人手抄乐谱本已经完全发黑,是因为他经常的研究所造成的。拉威尔反对万能的配器公式,而提倡在特殊乐段里运用创新的手法,能使得配器更有效果。当学生作业完成时,他会经常重新考虑并指出,这个乐段原有的形式更能令人信服!总之,他会让学生自己思考,并沿着自己的道路发展

 (未完待续)